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本地聚焦

押宝手术机器人器械“一哥”之争强生或将在中国挽回局面?

  强生曾长期位居全球医疗器械龙头老大的地位,但在美敦力的强势并购、自身传统业务业绩又增长乏力之下,被美敦力反超,从全球第一变为全球第二。

  2018财年,美敦力器械总营收为2009亿元,而强生为1810亿元。这已经是美敦力连续两年在器械领域领先强生。(注:近日美敦力发布了2019财年业绩,全球营收约人民币2111亿元,同比增长3.92%;但鉴于强生年报未出,暂无法进行同年对比。)

  究其原因,并购交易是榜首变化的核心因素。美敦力自14年近500亿合并柯惠后就开始直接挑战强生霸主地位,并引发医药界并购浪潮。而强生近年来一边收购、一边剥离旗下业务,在接连的业务调整中则逐渐将头把交椅递给了美敦力。

  今年2月,强生以34亿美元现金收购拥有尖端手术机器人技术的医疗设备公司Auris Health,显示出强生器械希望重回巅峰的决心。

  “如今,手术的成功与否跟不同医生的水平仍然有密切关系,但手术机器人的潜力在于,它将有可能为每一位患者带来最佳的手术效果。”“手术机器人之父”、Auris Health创始人Moll博士这样形容手术机器人对未来医疗的作用。

  据BCG波士顿咨询测算,到2020年全球医疗机器人市场估值将达114亿美元。心血管、神经血管、肿瘤等慢性疾病的发病率不断上升。慢性病的日益流行将给手术机器人带来更大的市场。

  如今,Moll博士已经成为了强生医疗器械公司首席发展官,帮助强生向手术机器人领域进一步扩张。

  强生器械能否重回器械“一哥”,关键点或许在骨科,或许在中国市场,或许是手术机器人,也或许是各个因素的叠加。本文将关注强生器械的发展历史和战略,聚焦该公司对手术机器人的探索。

  自1886年在美国新泽西州诞生以来,强生器械一共经历了三大发展阶段:起步缝合业务——专注微创手术——大力发展AI机器人辅助手术。

  1886年,罗伯特·伍德·约翰逊与他的兄弟詹姆斯和爱德华共同在美国创建了强生,旨在建立第一家批量生产无菌手术敷料和缝线年,爱惜康(Ethicon)公司成立,公司核心业务由传统缝合业务组成。

  1969年,爱惜康推出了第一个合成无菌缝合线——PROLENE聚丙烯缝线,并成为行业标准沿用至今。随后爱惜康推出一次性皮肤订书机,改变了行业游戏规则;开发的新涂层缝合线,巩固了强生缝合业务的霸主地位。

  19世纪80年始,强生器械进入第二个发展阶段,即主攻微创手术,同时向骨科、灭菌等方向多元化发展。

  作为缝合业务的延续,爱惜康在微创手术的表现更加瞩目。1988,爱惜康进行了第一次微创胆囊膀胱切除术,最大程度的发挥了腹腔镜手术的潜力。随后的30年,强生不断推出新型微创手术器材,为外科手术作出了重大贡献。此外,公司还成立Endo-Surgery Institute,以帮助外科医生掌握微创手术技术。

  另外,就骨科业务而言,1980年DePuy公司推出第一个移动轴承膝关节系统。随后相继推出natural hip sockets人工髋关节,并开发出针对骨关节疼痛的注射疗法。

  2015年,强生与谷歌达成战略合作,联合爱惜康多年的微创手术经验和谷歌人工智能技术,旨在共同探索更好的手术解决方案平台。这意味着强生器械正式进入AI领域,进入第三个全新发展阶段。

  医学博士Frederic Moll目前是强生医疗器械公司(JJMDC)的首席发展官,也是Auris Health的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。Auris Health是一家医疗机器人公司,于今年2月成为了强生器械的一部分。

  Moll博士被称为手术机器人之父。面对这样的评价,Moll博士打趣地说道:“只要别叫我爷爷就行。”

  伟大的医学成就根植于他的基因:父母都是儿科医生,母亲更是耶鲁大学医学院的第一位女性毕业生。然而,当他年仅14岁时就经历了一段几乎超乎想象的艰难时光。在圣胡安岛的家庭度假期间,他的母亲在一次航行事故中失踪,不久之后,他的父亲在54岁时因心脏病发作而去世。

  或是继承衣钵的使命感,抑或是亲人离世的无助感,使Moll博士迷茫之后依然遵从了心中医学的召唤。他在华盛顿医学院开始其医学生涯、从第一次腹腔镜手术到斯坦福的远程手术,最终他的关注点聚焦在了机器人手术领域。1995年,他创造出第一个机器人手术系统。

  彼时,Frederic Moll成为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母公司Intuitive Surgical的联合创始人之一。Intuitive Surgical是世界知名的医疗器械公司,于1995年上市。它是手术机器人市场的开拓者也是垄断者,开发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已广泛用于前列腺切除术、心脏瓣膜修复和妇产科手术中。

  华尔街在Google上市11周年时曾做过一项关于公司投资回报率的研究,在当时美股上市的6000家公司中,只有13家公司的投资回报率超过Google,Intuitive就是其中一家。

  2009年,Moll博士决定启动Auris Health。凭借Auris Health的机器人平台技术,肺部的诊断和治疗程序,强生公司将推进其对抗肺癌的承诺,并扩展其多个外科专业的数字手术产品组合。

  尽管Moll博士对机器人充满热情,但他坚持认为手术机器人的目的并不是取代外科医生。作为三个女儿的父亲,Moll博士是一个以人为本的理想主义者,喜欢听60年代的摇滚乐、阅读侦探和历史小说。

  实际上,Moll博士最大的动力不仅仅是研发新技术的快感,更重要的是为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。“我们有伟大的科学家,也有完善的基础设施,我们可以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,但目前服务对象只是一部分人,并不是每一个人。”他认为,手术机器人将有可能缩小医生个体之间的水平差异,并为每一位患者带来最佳的手术效果。

  在Auris和Moll博士的支持下,加上此前与Verily的合作,以及收购Orthotaxy整形外科机器人公司的交易,强生公司相信这些资源将更好地帮助其实现数字手术的承诺。

  其实,在医疗器械巨头的布局中,剥离和并购都是关键词。剥离业务是为了聚焦主要业务,保证行业话语权,保证稳定的利润率。而并购同样可以做到加固竞争力,还可以获得技术补充或技术储备,补充产品管线或占领蓝海。

  2017年4月,强生收购爱尔兰医疗器械公司Neuravi以及其神经与血管治疗技术的产品组合。

  2017年7月,强生收购脊柱外科手术公司Sentio,正式进军微创脊柱外科这个骨科产品新领域。

  今年2月,强生以34亿美元现金收购拥有尖端手术机器人技术的医疗设备公司Auris Health。虽然Auris目前商业化的产品还只能应用于肺癌,但是强生收购的主要目的是为之前收购的Orthotaxy骨科辅助手术机器人做补充。

  自2017年开始,强生先后宣布停止运营并退出 Animas胰岛素泵业务、Codman神经外科手术业务。到目前为止,强生剥离了诊断业务、心血管支架业务、糖尿病业务和灭菌消毒业务后,其器械业务板块停留在了骨科、外科、眼科方面,并重点发展手术机器人技术。

  强生公司全球医疗设备总裁Gary Pruden认为,在目前市场上的手术机器人在技术上并不是机器人,他们只是医生手和眼睛的延长,并不能自己思考。强生希望未来可以打造更具突破性进展的手术机器人,为医生提供更多帮助。

  依据财务年报来看,强生2018年营收总额为815.82亿美元。其中,医疗器械全年的销售额为270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.5%;而制药业务营收407亿美元,同比增长12.4%。

  器械业务增长较慢,主要受到剥离糖尿病业务lifescan以及收购的影响。而增长主要来自介入解决方案中的电气生理学产品、隐形眼镜、伤口闭合产品在普外科中的应用,以及高级外科业务中的endocutters和biosurgs。

  强生选择买入手术机器人的原因有二,一是为了巩固自己现有的业务,带来增长亮点,刺激疲软的业务;二是整个手术机器人领域本身增长势头不容小觑。

  手术机器人市场原本一直被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公司所垄断,而强生的强势入局定将为这个领域注入新鲜血液。

特别声明:本网所刊载的“来源:安阳在线”或“来源:安阳日报”字样的所有作品,其知识产权均为安阳日报社所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,否则视为恶意侵权,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